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3天骗3万斤废钢磅秤作弊手段成谜 警方破获特大

  底我市发生一起特大衡器诈骗案,几个泰州籍男子伙同另外几个上海人在磅秤做手脚,3天骗了3万多斤不锈钢废材。

  12月25日,某公司“女掌门”韩女士突然接到了一电话,称这几天她公司卖出去的不锈钢废材被“缩水”了。

  接完电话韩女士赶到了卖废材的现场查看。“别着急装了,听说货的重量有问题……”韩女士提出到外面的地磅重新过磅。一听韩女士的提议,对方表现出了一副很配合的态度,在地磅站连车带货是20.88吨。

  韩女士提出一起回公司,看看车到底重多少,这时候往往就要检查车的行驶证,上面有车自重,地磅站的结果减去行驶证显示的车重,那就是不锈钢废材真实重量,如果和记在账本上的有出入,那么这个“出入”就是骗废材的总数。可是当韩女士向货车司机要行驶证的时候,对方却说没带,买家就带着驾驶员去取。韩女士并不知道,在路上买家就和驾驶员达成了“协议”,买家给驾驶员500块钱,他负责将行驶证的车重改成比原来重2吨。即使这样最终还是查出误差近600公斤。韩女士提出把货卸下来,将车身本身放在地磅站称一下,当时天色已晚,双方约定次日再称。

  次日买家将前一天装在车内的废材卸下就溜之大吉了。韩女士向警方报了警。4月6日,“马仔”蒋松落网,4月21日一直在韩女士面前扮演回收业巨头的“买家”武平被抓获归案。

  武平曾因诈骗罪被上海法院判刑4年零9个月。他从25岁开始收废品,除在监狱度过几年时间外,他在“回收圈”也算是资深人士了,了解业内的一些“潜规则”和骗术。据其供述12月初,一个扬州人(已被判刑)经过朋友介绍和他取得联系,想合伙在回收废材时在磅上做手脚吃差额。

  经过踩点他们选定了一公司,他们先派出了“谈判代表”和公司洽谈,谈得差不多后,武平出面签合同。武平和其他几个充当他部下的同伙,分别乘坐两辆轿车,显得排场十足。因为武平在上海犯了案,成为了上海警方的网上逃犯,签合同的时候他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就瞒着蒋松,写了蒋松的名字,并且谎称自己就叫蒋松。自己的“姓名权”被侵犯的蒋松一直被蒙骗,他一开始跟着武平收废材的时候并不知其中的猫腻,后来知道了就想不干了,但后来还是一起硬着头皮成了武平的帮凶。

  称重的时候,用的是韩女士公司的磅,称重时找一块铁板作为底座,将砝码固定在某一刻度,然后往底座堆不锈钢废材,重量达到了刻度值就算“一码”,以此标准循环往复。这样的称重方法在武平等人看来是赚不到钱的,要赚钱必须在磅秤上做点“手脚”。北京快3,于是在行动之前,他特意高薪从上海聘请了一个“大师级”专家桑德。桑德趁人不备到公司对磅秤做了手脚,武平问“大师”是怎么操作的,但是对方称这是“商业机密”拒绝透露。

  2010年12月22日到25日,武平等人通过“作弊”骗得不锈钢废材1.5万余公斤,价值23万余元,其中1次未遂,价值5.8万余元。

  武平等人得手后,废材已经被卖,仅凭他们的口供显然是无法定罪的,就在案件陷入僵局的时候,高速公路收费站的称重设施派上了用场。武平等人得手后,到泰州销赃,他们途经各高速收费站的时候,车重都有显示,几辆涉案车辆本身的重量已经被确认,两者相减的结果就是废材的重量,这个数字和武平等人在韩女士公司称重时记录的虚假数字之间的差额,就是行骗的总数量。

  目前涉案的多个嫌疑人已被判刑,但是帮助他们作弊的那个上海“大师”没有归案,他如何在磅秤作弊至今仍是一个谜。综合办案人员的说法,记者请教了市计量测试技术研究所衡器计量部主任胡正明。

  胡正明分析由于韩女士公司使用的是机械磅,作弊的方法一般两种,一是秤砣被动了手脚,弄一个外表看起来没有分别的秤砣,但是内部有一定的空间,可以隐蔽地填充一些物质,干扰磅的精准度;其次在磅的底盘下做手脚,因为机械磅采用的杠杆原理,在底盘杠杆部分垫一些不易被发现的东西,也能影响到磅的精准度。

  胡正明还介绍目前电子秤作弊很隐蔽也很常见,通过破坏电子秤中的传感器或者植入特定装置,通过干扰器就能远程遥控,实现对称重显示器的数字控制。胡正明提醒市民在使用一个秤之后,可以使用其他的秤再称一下,如果两次称的结果不一致就要小心了;其次如果大宗的货物要到地磅上称重,最好先对一定数量的货物装在车上试称几次。(涉案人物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